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父亲珍藏的“慰问信”
发布时间:2021-03-27        

父亲和他的战友们在那个艰难的时代,创造了属于他们的伟大,他们不惧艰险、为国奉献,为人民的事业舍身忘死的高尚精神品质,作为他的儿子我们感到骄傲。我和我的孩子们将把这些英雄事迹和高尚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也传递给社会。

讲述者:翁顺春

7月30日,他们到达了唐山市区,在倒塌的军供站废墟上,他们搭起帐篷安营扎寨,并开始抢修铁路线。没有生活用水,就打井用抽水机抽水,不仅自己用,也喊灾区群众一起用。

和在废墟中营救被困群众的救援官兵不同,铁道兵要抢修另一条“生命线”。由于飞机飞不进来,汽车运送物资、运出伤员的能力有限,如果铁路能够尽快抢修通,将对抗震救灾的贡献巨大。

总值班:严一格

这封慰问信是父亲参军抗震救灾唯一留存的纪念物。信件是部队发放给第一批参与救援的每一位战士的,落款写有滦平县委员会,奔驰车发动机进水受损 保险公司拒不理赔,整个信件近1000字,在信的上方,写着三个大字“慰问信”,是寄给在抗震救灾第一线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滦平部队指战员同志们的。

正如铁道兵这个名字,父亲的任务就是修建铁路。1976年7月28日地震发生前,他所在的部队正在滦平驻扎,修建从河北沙城至内蒙古通辽的“沙通线”。

救灾结束后,父亲跟随部队于9月12日撤离唐山,而他所在的连队也荣立唐山大地震抗震救灾二等功,兄弟连队7连荣获了“唐山抗震救灾抢修先锋连”的称号(一等功)。后来,唐山当地为了感谢这些铁道兵,为他们送过笔记本、瓷盅等纪念品。如今唯一留下的,是一封部队驻地滦平县在救灾期间,给他们发的一封慰问信。

父亲家中共九兄妹,父亲排行老八,我以及其他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是听着父亲这段历史经历长大的。在我心里,这封慰问信,是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

我的父亲叫翁兴维,如今住在两江新区礼嘉街道嘉兴社区白马小区,他1956年出生于当时的四川省重庆市江北县礼嘉公社支元大队,小学毕业后便没再继续读书,1976年3月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铁道兵。

7月28日是唐山大地震纪念日,每年的这一天,我家总会打开这封被我们珍藏的“慰问信”,也正是这封慰问信,一直让45年前在唐山地震灾区抢修铁路的故事,为更多人所知晓。

校审:周圆

还记得父亲说过,他们是第一批进入灾区的抢险队伍,为了让灾区的铁路线尽快通车,他们都是卯足了劲在干,一天都要工作12个小时以上,衣服几乎一直都是汗湿的,手上脚上都被磨出了不少水泡,胶鞋也不知道被缝补了多少次……父亲还会用小作业本记录每天的工作,总共记载了10多本。

都市热报-厢遇记者 张月

行业:公益事业

一封40年多年前的”慰问信“

信中写到:“7月28日,唐山、丰南地区发生强烈地震后,你们不顾余震的威胁、冒着生命的危险,顶风冒雨,日夜兼程,迅速赶赴救灾第一线……我们代表全县28万人民对你们表示亲切的慰问,并致以崇高的敬礼!”

编辑:田刚

我也是10年前,才知道这封信的存在。10年前,老家拆迁,我在整理家中相框时,意外发现了对折夹在相框里的这封信件,由于时间太久,信件纸张已经泛黄,周边已有磨损。

还记得,之前带儿子去看《唐山大地震》电影,看完后,我又给孩子们讲了爷爷当年的故事,以及给他们看看这封“慰问信”,我想将父亲给我传承的精神,完完全全地传达给我地孩子们。

卯足了劲抢救“生命线”

“在抢险救灾、帮助人民恢复生产、重建家园斗争中,谱写了出一曲曲抗震救灾的胜利凯歌……迅速恢复了被地震破坏的铁路,使京山、津蓟和通坨等路线提前胜利通车,为抗震救灾作出了贡献,我们代表全县广大党员、干部、人民群众再次向你们表示最亲切的慰问!……向解放军致敬!”

年龄:38岁

自从发现了这封信后,父亲便将这封信传承了我,我将它好好防潮保管,这一封薄薄的信件,在我手中重似千金。每每拿出来看时,心里很多敬畏。

翁顺春父亲年轻时

父亲从小教育我,要懂得吃苦耐劳,面对困难不言放弃,每说到这些,父亲都会说到这段经历,我也不知道听他讲过多少遍,但无论多少,我都很喜欢听,每一遍都是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听,这些精神,我也会传承,如今,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已经上初中,每当讲到有关的内容,我都会告诉儿子,要向爷爷学习。

教育孩子们向爷爷学习

今天,就让我来给大家讲讲,父亲与这封“慰问信”的故事,这个故事,一直激励着我们前行。

虽然,曾经常常听到父亲说到这段历史经历,但都不必第一次知道这封信的存在和看到信中内容时内心的激动和敬畏,父亲他们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一直激励着我。

父亲给我说过,当时地震发生时,他被一阵剧烈晃动惊醒,第一次经历地震的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很快接到命令才知道是大地震,凌晨4点,部队集结待命,父亲背着铺盖和衣物,下午4点乘坐上还未挂上防雨棚的解放大卡车,赶赴200多公里外的唐山,当晚就到达了唐山市开平区洼里乡。